0731-88571521
13637482004
 

“頭條搜索”上線獨立App,字節與百度掀起終極之戰?


信息來源:長沙做百度優化   發布時間:2020/2/28 23:10:13   瀏覽:

“頭條搜索”上線獨立App,字節與百度掀起終極之戰?

通過產品體驗看,“頭條搜索”App的核心是,通過“搜索+信息流”雙引擎去達到連接人與信息的目的,并以“長視頻+短視頻+小說”豐富內容,目標是下沉市場還是高線城市還不太明確。


張一鳴火力全開,頭條系搜索戰的「野心」合圍。

文 | Tech星球 陳橋輝

2月27日,Tech星球獨家獲悉,經過長達半年時間的測試,字節跳動于近日推出“頭條搜索”獨立App。通過天眼查查詢可知,“頭條搜索”的開發者為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,疑似實際控制人為張一鳴。

從2016年探索搜索技術開始,隨后今日頭條內置搜索引擎,到2019年8月上線搜索獨立網頁,再到上線“頭條搜索”獨立App,字節的搜索業務又跨出了重要一步。

相比頭條搜索網頁版標榜“搜你想要的”,獨立App版全新的Slogan是:“頭一條就是你想搜的”。而且相比網頁的比較簡潔,頭條搜索的App版本搜索框下面,也增加了信息流內容。

左:頭條搜索App的開機界面 右:頭條搜索網頁版的搜索界面

目前,“頭條搜索”App已經在各大安卓應用商店低調上線。通過產品體驗看,“頭條搜索”App的核心是,通過“搜索+信息流”雙引擎去達到連接人與信息的目的,并以“長視頻+短視頻+小說”豐富內容,目標是下沉市場還是高線城市還不太明確。

張一鳴布局搜索引擎,欲與百度試比高

Tech星球體驗后發現,“頭條搜索”App的整個產品框架,與“百度搜索”App的設計與模式相似。

具體來說,“頭條搜索”App的首頁也是搜索框+信息流的模式,底部Tips分別是“首頁”、“視頻”、“小視頻”與“個人中心”。而“手機百度”則在底部Tips上多了語音搜索以及小游戲兩項功能。

通過“頭條搜索”和“百度搜索”兩個App產品搜索關鍵詞后,可以發現內容還是有很大區別,“頭條搜索”的搜索結果,以今日頭條的頭條號內容為主;而“百度”的搜索結果,主要是第三方的信息+百家號所呈現的相關內容,也就是說,“頭條搜索”目前還是更偏向于內部生態。

左:頭條搜索所呈現的搜索結果 右:百度搜索所呈現的搜索結果

進入相關網頁后,“頭條搜索”內下方呈現的更加簡約,僅有“收藏”和“分享”兩個功能,滿足用戶的主要需求,去除了其他冗雜的操作選項。

另外,“頭條搜索”在視頻流方面也有所側重,“長視頻”接入的是西瓜視頻,“小視頻”接入的是抖音和抖音火山版,滿足不同的用戶需求。同時背靠抖音、西瓜視頻這兩大內容池,也使視頻內容能夠得到保障。

左:頭條搜索所呈現的長視頻界面 右:頭條搜索所呈現的小視頻界面

值得注意的是,在個人中心里有個“我的書架”,在熱門推薦中大部分以小說為主,其他種類的電子書為輔,這也是大部分搜索App以及瀏覽器都配備的版塊。早些時,字節跳動旗下的北京閱讀無限文化有限公司就曾推出“番茄小說”,依靠自身小說打造新的流量池。

通過以上體驗產品不難發現,以搜索將圖文、視頻、短內容等內容信息串聯起來,頭條搜索正是完善今日頭條“一橫一豎”戰略中,更多分發方式所在的“一豎”環節。

2019年,今日頭條 CEO 朱文佳曾在解釋“頭條為何做搜索”時也說道:“我認為,要解決信息繭房,通用信息平臺是當下我們能想到的最有效的解決辦法。因為,只有內容體裁足夠豐富,分發方式足夠多樣,才能讓人們看到更大的世界。”

簡而言之,朱文佳認為,頭條做搜索并非是競爭驅動,而是頭條系為打破精準推薦所帶來的“信息繭房”缺陷。

對于信息的算法推薦分發的優劣,在行業內也引發了不少爭議,其中就包括“信息繭房”問題。但是,頭條獨立并力推搜索業務,只在于此嗎?

字節欲打破搜索「一超多強」格局

在百度2019年第二季度的財報電話會議上,李彥宏表示,搜索是百度的根基,是百度的核心價值。而百度的搜索結果中,首條滿足率已經達到51%。由“搜索+信息流”組成的雙引擎,“百家號+小程序”組成的雙生態,進一步夯實百度App超級入口的地位。

可以理解,鏈接信息的能力,奠定了百度現在的地位。

所謂“英雄所見略同”,張一鳴的策略也與李彥宏一致。除了雙引擎,還有“頭條號+小程序+視頻流”組成的三生態,再利用頭條的算法,幫助用戶精準搜索到想要的內容。

不過就目前來看,頭條搜索比之百度搜索,不僅在內容豐富度上,而且在其賴以成名的AI技術方面,頭條搜索也并未顯現出足夠的優勢。Tech星球以“姚明和科比誰高”這一問題搜索,百度直接回答了計算得出的結果,而頭條搜索的結果只呈現與搜索關鍵詞相關的內容信息。

左:頭條搜索所呈現的搜索結果,右:百度搜索所呈現的搜索結果

當然,頭條也想了彎道超車的策略。近幾年來,百度搜索上屢遭詬病的虛假廣告問題,以及“魏則西事件”等負面頻出,頭條搜索特意打出“頭一條就是你想搜的”Slogan,似乎想在用戶體驗方面打出自己的特色。

但頭條搜索想單憑此就超越競爭對手,顯然還遠遠不夠。在搜索這一賽道里,頭條搜索面臨的競爭十分激烈:前有作為“一超”的百度,后有緊追不舍的搜狗、阿里的神馬搜索、奇虎的360搜索等多方“列強”。甚至,張小龍也在2019年微信Pro公開課上,不止一次重點強調了微信搜索的重要性。

數據來源:CTR互聯網監測panel 2019Q4

數據來源:CTR互聯網監測panel 2019Q4

而且百度搜索正搶先一步,以智能小程序,發動“鏈接信息”到“鏈接服務”的大跨越。搜索服務將實現線上線下商業的聯動,無疑具有更廣闊的商業價值。

此外,頭條做搜索,還面臨垂直細分領域以及興趣搜索潮流的沖擊,“知識搜尋用知乎、生活搜索用小紅書、旅行搜索用馬蜂窩、八卦搜索用微博、購物搜尋用淘寶”,大眾對門戶搜索的需求在降低。

“強敵圍困”、“搜索核心的變革”、“門戶搜索式微”是頭條搜索,如今必須要穿越的“三重門”。盡管挑戰重重,頭條搜索還是義無反顧地上路了。

頭條搜索為何“倔強”?一位字節跳動廣告代理商向Tech星球分析道:“雖然效果廣告大行其道,但是搜索的轉化率還是非常高,畢竟機器的算法,再精準還是有誤差,但是如果一個人主動去搜索,也基本意味著他就是客戶目標。”

而且Tech星球了解道,很多企業同時是字節跳動和百度兩家的廣告代理商,字節有了搜索業務,就能蠶食百度等搜索企業的目標客戶。如果業務開展順利,一年營收增加百億以上并不是難題。

2020年1月,界面新聞曾報道稱,字節跳動完成了全年業績,2019年全年營收超過1400億元,較上年增長近280%,不過,字節隨后對此予以否認。

事實上,在行業內流傳還有悉另一版本:字節跳動2019年營收目標原計劃1500億,其中搜索業務要承擔300億左右。為此字節旗下的巨量引擎,召開多次廣告代理商推介大會。但結果全年搜索業務貢獻不足百億,連累字節整個年度目標并未完成。

2019年,字節除了“1500億營收”引人注目外,還有消息稱字節跳動將赴美股上市。Tech星球通過一些老股交易市場信息得知,彼時市場對字節的估值是750億美元。如果搜索業務也能成為國內市場重要一極,那字節跳動的估值又會是多少呢?可見,搜索業務對整個字節跳動的重要性,自然不言而喻。

所以,字節上線獨立的“頭條搜索”App,力推搜索業務的背后,除了營收之外,與“資本市場”也密不可分。



文章由斌網網絡,長沙做網站建設 http://www.qegges.buzz/news/7305.html 編輯整理,轉載請注明出處

上一條: 最前一條了
下一條: 疫情中的個體從業者:活下去,等待黎明 個體創業人員怎么活下去求發展
長沙做網站相關最新資訊
精辟網文
  • 斌網網絡波1
  • 斌網網絡波2
  • 斌網網絡波1
  • 斌網網絡波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