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31-88571521
13637482004
 

疫情之下創業者的不容易 疫情下的武漢光谷創業者:遭遇現金流吃緊、人才流失


信息來源:長沙做網站的公司轉自鳳凰網   發布時間:2020/2/24 19:02:23   瀏覽:

疫情之下創業者的不容易  疫情下的武漢光谷創業者:遭遇現金流吃緊、人才流失

往年春節之后,王斌(化名)公司的很多員工都忙得熱火朝天。去年還未完成的項目、新一年的工作計劃、新客戶的合作需求、軟硬件產品的更新換代升級,都需要進一步跟進。

受疫情影響,如今過完年已半個多月,王斌的公司仍未復工。2月20日,他得到最新消息:湖北省內企業目前應不早于3月10日24時前復工。

“在疫情的影響下,目前很多項目暫停了,甚至無法推進。”在和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談起公司目前的情況時,王斌的語氣很無奈。但他還是相信,“一切都會逐漸好起來的”。

疫情風暴突襲,客戶預算被砍

王斌是一家中型科技企業的創始人,他創辦的企業位于武漢東湖高新區的光谷。作為全國首批國家級高新區、第二個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,光谷有著國家光電子信息產業基地、國家生物產業基地、國家存儲器基地等“光環”,在半導體、生物醫藥等產業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此外,全國幾十家大型互聯網企業相繼在光谷設立總部或第二總部,包括華為第二研發中心、小米、科大訊飛、海康威視、曠視科技、小紅書等。

在王斌的記憶中,往年春節后的光谷與現在不同。“已經過完年半個多月了,我現在還待在家里。”提起自己目前的處境,王斌顯得頗為無奈。

王斌的公司有兩百多名員工。今年1月18日,公司熱熱鬧鬧地開完年會,就進入了春節假期。

“快要放假的時候,我零星看到一些媒體關于疫情報道的消息,當時我沒有特別在意。但謹慎起見,我們公司的年終總結大會和聚餐都沒有去外面的酒店,大家就在公司的園區內一起聚了聚,然后放假了。”和大部分人一樣,一開始王斌并未預料到疫情的嚴重性。

直到1月21日,新聞報道鋪天蓋地,王斌才意識到,這次疫情可能比預期的嚴重。整個春節,沒了往年的熱鬧和喜慶,從疫情暴發到武漢封城,城中人人都在擔憂疫情的發展,王斌也不例外。但王斌心頭懸著的還有另一件事——疫情會不會影響到自家公司的營業?

王斌的擔憂很快成為現實。由于疫情影響,全國各地的企業都延遲復工。不過,相較而言,武漢企業面臨的問題更為嚴峻。

“目前,我們去年(2019年)簽的合同完成一部分建設之后,沒有完成的工程已經暫停進場了。這無形拉長了我們的項目完工周期、項目回款周期,現金流面臨很大的壓力。”談到目前疫情對于業務的影響,王斌的語氣難掩失落,“項目款不能按照預期收回帶來一系列連鎖反應,供應商的結款、合作伙伴的尾款結算都會有壓力。”

“不僅簽訂合同的項目停滯不前,去年原本已經和客戶談好的項目預算都在砍。當然我也理解,目前大家都不容易,面臨方方面面的困難,預算肯定都有影響。”除了已有工程停滯,一些項目預付款縮水也是王斌面臨的一大壓力。

員工不愿回,遠程辦公效果不佳

項目停滯讓王斌壓力倍增,而員工的薪資發放更為棘手。

“我們也很矛盾,目前很多項目不能如期進行,現金流十分緊張。一些企業鼓勵員工降薪可能也是壓力太大了,有些年輕的員工是月光族,一旦失去工作或者大幅度降低薪資,面臨房貸和車貸的壓力,生活肯定會受到影響。”

王斌稱,目前公司的員工分為三類:有員工不接受降薪,目前也面臨很大的生活壓力和還貸壓力;有員工主動提出來降薪,希望能和公司一起渡過難關;也有員工忙于親友的救治,目前沒有太多的精力關注薪酬方面的問題。怎樣在不裁員的情況下發放讓大部分人滿意的工資,成了擺在王斌面前的一道難題。

除了薪資方面的困擾,王斌還面臨人才流失的問題。

“受疫情影響,約有15%家在外省的員工不愿再回到湖北工作。在非常時期,我能理解,畢竟湖北的疫情目前最為嚴重,但公司也確實流失了很多人才。”王斌坦言,自己正在招人,因為湖北人不好找工作,所以會優先考慮。

在疫情的影響下,大家只能遠程溝通,不過效果并不理想。“一些員工回家沒有帶電腦;即使帶了電腦,很多文件和內部資料都在公司的資料庫,工作不好開展。”

“一方面,我擔憂企業的經營發展無法持續;另一方面,我也擔憂復工會導致疫情擴散,萬一有一個員工感染了,整個公司都要被隔離,后果是難以想象的。”對于尚未復工的現狀,王斌頗為糾結。

“我們企業的工作大部分與政府和企業級客戶相關,在疫情期間,也需要對信息安全作出保障。因此,在人員靈活調動、服務器數據保護、網絡安全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。”王斌認為,在非常時期,還能有部門運轉,已經十分不易。

嚴峻的考驗也同樣存在。“我們的項目大部分需要帶客戶在廠區實地演示操作,但目前廠子開不了,業務也無法開展。這也讓我意識到之前一些工作做得不夠細致,如果把一些演示場景全部拍攝下來,可能目前的情況會稍微好一點。”

發動員工出計謀,期待抱團取暖

“我們在武漢的員工將近一半,有100多人。現在我們的員工都在居家隔離,完成14天隔離要求,等復工消息一出,就可以同步投入工作。除了湖北武漢總部,深圳、上海、太原等地的分公司的員工也陸續回到崗位,進入14天的隔離期,等待復工。”

目前,王斌也在為復工做積極的準備:一是希望能夠招聘到人才并進行一些線上培訓;二是讓員工都回到駐地工作崗位做好隔離;三是希望和客戶進行一些思維碰撞,看能不能找到新的機會。

“最近幾天,我給員工布置了一項作業——‘假如我是CEO,面對疫情該怎么辦’。”王斌說,“我希望員工在非常時期也有自己的思考,說不定誰的點子就能讓公司迎來希望。另一方面,現在很多業務處于暫停狀態,我也希望員工在家里有些事情做,能沉淀下來對一些事情進行思考。”

對于未來復工的節奏,王斌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議:“未來復工的節奏是否能進行梯隊化劃分,例如,按照光谷企業不同的類別,在保證防控的情況下先讓大型企業和主力企業開展一些業務。”

王斌認為,湖北省內企業共同發展至關重要。例如,一些大型本地龍頭企業采購產品,能否優先考慮本地企業,大家互相幫助,找到對口的業務場景,搭建好資源互動平臺,讓資金流動起來,形成良性內部循環,相信疫情造成的經濟損失會進一步降低。

2月20日,王斌收到的最新消息顯示:湖北省內企業目前應不早于3月10日24時前復工。對于他和他的公司來說,這是很漫長的“假期”了。

“我年輕的時候就和幾個朋友在武漢創辦企業。幾年前我喜歡天南海北地到處跑,也有北漂經歷,但我總覺得還是應該為家鄉做點什么,后來就回到武漢了。”

“我的企業能在光谷發展很幸運,光谷整體的經濟基礎和創業環境都不錯。武漢市政府給予光谷企業很多優惠條件,并從政策支持、營商條件、人才引薦等層面對光谷企業的需求進行扶持對接,武漢很難找到這樣一個創業圈了。”在王斌看來,光谷是一個充滿激情與夢想的地方。光谷之于武漢,如同中關村之于北京。

伴隨種種變革,光谷也不僅僅是武漢人的光谷,這里匯聚了來自五湖四海的年輕人、創業者。他們操著不同的口音,懷著各自的夢想,在這里努力拼搏。

“現在,我經常和光谷的企業家和創業者聊天,我發現很多人的狀態從焦灼逐漸變得平靜,用一顆平常心去看待了。在疫情沖擊下,很多創業者心中的火苗可能暫時消失了,一些小團隊也解散了。但疫情過后,我相信一切都會逐漸好起來的,一定還會有更多人懷著創業熱情走向光谷。”盡管目前困難重重,王斌還是更愿意期待美好的明天。



文章由斌網網絡,長沙做網站建設 http://www.qegges.buzz/news/7301.html 編輯整理,轉載請注明出處

上一條: 最前一條了
下一條: 二月二龍抬頭,指的究竟是什么“龍”?為什么說二月二龍抬頭,二月二為什么理發
長沙做網站相關最新資訊
精辟網文
  • 斌網網絡波1
  • 斌網網絡波2
  • 斌網網絡波1
  • 斌網網絡波2